泉州首任市长许集美冤案始末 与胡耀邦两次接触

2014-11-07 18:01:15 来源: ca88手机版网

0浏览 评论0

泉州首任市长许集美冤案始末 与胡耀邦两次接触

许集美简历

与胡耀邦两次零距离接触——老同志许集美访谈录

2010年11月20日是胡耀邦诞辰90周年,胡耀邦生前三次视察过福建,我们特别希望能够采访到与他有过接触的老同志,描述一下当年的情景,听一听他们的讲述。因此,当省政协原副主席、老同志许集美告诉我们他接触过胡耀邦时,我们很有些喜出望外的感觉。

“文革之前,我与胡耀邦同志有过两次接触。”许老快言快语,不假思索,就打开了话匣子。

许老告诉记者,胡耀邦虽然离开我们10多年了,但他那可亲可敬的形象和风采仍然栩栩如生地活在大家的心中。从“文革”前的两次直接接触中,他深深感受到胡耀邦对党和人民忠心耿耿、忘我工作、无私奉献的精神境界,实事求是、兢兢业业、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和生活简朴、平易近人、不搞特殊的高尚情操。多年来,与他直接接触、聆听教诲的情景历历在目,常萦绕在脑海里,40多年前的故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。

1962年1月中共中央召开“七千人大会”之后,党的实事求是的作风有所恢复。1962年2月,福建省委对在1958年开展反右派斗争中,被定为“福建省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头子”的许集美等原福建地下党和游击队负责人宣布平反,撤销原来的错误决定,恢复党籍、职务和工资级别,重新安排工作。

组织上给许集美安排了几个领导岗位,并征求他的意见,即到厦门大学任党委副书记,或去龙溪地区任专员,或到省文化局当局长。经历这场政治斗争的疾风骤雨,许集美感到身心疲惫,他提出希望能到一个相对清静的地方,以便好好学习,作个休整。

许集美的这一想法,被当时的福建团省委书记陈玉西知道了。陈玉西那时想离开团省委,正在“接班人”。于是,陈玉西找到许集美,问许是否愿意到团省委工作。那个时候,共青团中央是胡耀邦主事,任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,团的工作抓得很紧,胡耀邦创造性地提出“上下请示,左右求援,自我奋斗”的工作指导思想,开辟了建国以来党的青年工作最为活跃并且积累了重要经验的时期。特别是他十分注重在实践中用共产主义思想教育青年,按照青年特点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,提倡“朝气蓬勃、实事求是”的作风,使团组织具有很强的吸引力。而且,在许集美看来,团省委是个“清水衙门”,符合他的愿望,因此,许集美痛快地答应了。不久,省委任命许集美为团省委副书记。

渡尽劫波的许集美得以重新工作,内心有重新回到党的怀抱、再获新生的感受,他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团的工作中。团省委机关作风很正,内部互称同志,不叫职务,大家亲如兄弟,工作都很卖力。在这样的工作氛围中,许集美觉得十分舒心。胡耀邦以及团中央领导的各种指示,通过各种途径下达到团省委,这时,许集美虽然没有见到胡耀邦,但对其工作作风和思想有了切身的体会。

1964年6月11日至29日,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,许集美作为福建省共青团的代表,和陈玉西、张渝民等一起参加了这次盛会,第一次见到了心仪已久的胡耀邦。

共青团九大是中国共青团成立以来空前盛大的一次代表大会。出席大会的正式代表2396名、列席代表927人,共3323人,是历届团代会中人数最多的。总书记邓小平代表中共中央向大会作了政治报告,对共青团工作提出了殷切的希望。胡耀邦代表共青团中央委员会作了《为我国青年革命化而斗争》的报告。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以及副主席刘少奇、周恩来、朱德等出席了开幕式,接见了全体代表,并与大家合影留念。

因福建是海防前线,与中央领导合影时,福建的共青团代表受到特殊照顾,安排在第二排,站在中央首长后面。又因陈玉西参加大会主席团,合影时安排在第一排,许集美得以站在毛泽东的后面。有趣的是,他听到毛泽东在拍照结束时,如释重负地说道:“过关了!过关了!”朱德在拍照时回头与福建的代表说话,之后,与毛泽东小声嘀咕说,好像代表的年龄都不小了。毛泽东摇摇手示意他别说。

许集美告诉记者说:“共青团九大开幕后不久,恰逢毛泽东主席提出大力培养革命接班人的重要指示,要求安排一批年纪轻、有文化、工作经验丰富的同志到地区锻炼。共青团干部自然要带头,省委决定让我到地区工作,在北京开会期间,就是胡耀邦同志告诉了我省委的这一决定。”

6月下旬的一天,许集美突然接到通知,让他去颐和园参加游园活动。许集美和浙江、江苏等省的三四个团干乘车抵达颐和园后,他们惊喜地发现胡耀邦也在那里。团中央工作人员告诉他们,胡耀邦要同他们一起参加游园活动。

颐和园的昆明湖,波光粼粼,绿水荡漾,阳光暖暖地照在人们的身上,十分舒适。在一片热闹的掌声中,胡耀邦面带笑容地向大家问好。他说,感谢你们这几年在共青团的工作,现在党中央提出要培养革命接班人,因此团中央要输送一批干部到各地区去,希望你们服从组织上的安排,好好下去锻炼,把共青团的好的工作作风带到基层去。原来,胡耀邦是利用游园的活动,做这些即将离开共青团工作岗位的同志的思想工作。

胡耀邦问了大家的姓名、籍贯、参加革命工作的历史等一般情况,当他知道许集美来自福建时,便很关切地询问福建团省委的工作以及青年团员的思想状况。许集美简要地汇报福建团省委围绕对敌工作和经济建设,发挥青年团员作用的情况,广大青年团干部都自觉地去把握全局,因地制宜地组织丰富多彩的团的独立活动。在海防前线,青年团员成为民兵骨干力量,在经济战场,共青团青年突击队发挥生力军作用。团省委还根据青年的特点,建立了青年俱乐部,开展文化教育宣传,调动广大青年的积极性,活跃青年的文化生活。胡耀邦听后大为赞赏。

共青团九大后,许集美离开了团省委的工作岗位,担任三明地委副书记。

三明是福建的重工业基地,崛起于20世纪50年代,它是来自全省各地的10多万民工和工程技术人员,依靠双手,依靠智慧,依靠团结协作的精神,仅用3年时间就建起的一座工业城。许集美到三明后分管工业工作。

当时,“三线”建设被提到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议事日程上。所谓“三线”,是按照我国的地理区域划分的:东北及沿海地区为第一线,中部地区为第二线,后方地区为第三线。“三线”建设有大小之分,“小三线”是指各省、市、自治区自己的小后方。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,福建省对“小三线”建设也进行了规划、部署和实施。

1964年9月,省委在鼓山召开常委会议,专门对战备支前和“小三线”建设作了全面研究。会议确定,划分全省一、二、三线的地区范围:福厦漳泉沿海地区为一线,鹰厦铁路沿线包括南平、三明、永安、漳平等地为二线,闽赣交界地区、武夷山以南、鹰厦线以西和闽西大部分地区为三线。二、三线工业基地建设必须适应战时需要,力求完备,在搬迁一线重要企事业单位的同时,要继续加强二、三线建设,力争在3到5年内实现这一战略任务。10月,省委成立三线建设领导小组,加强和统一指挥全省的“小三线”建设。

三明的“小三线”建设,因为有三明钢铁厂等骨干企业的加强建设,呈现出一派繁忙气象。许集美也因此忙得不可开交。

1966年1月,许集美突然接到省里的电话,说胡耀邦到福建调研,特意要到三明视察“小三线”建设情况,由他为主负责接待。

许集美放下电话,十分激动,作为团省委出来的干部,他对共青团有着十分深厚的感情,对这位曾直接给予他教诲的团的领导人十分敬重。

在国务院文教办公室主任张际春的陪同下,胡耀邦来到了三明。许集美一见到胡耀邦,即上前问候,说道:“胡耀邦同志,您好!我是从团省委调到这里来锻炼的,很高兴能再次遇到您。”

胡耀邦记忆力很强,他说:“我记得你,你原来是福建团省委副书记,参加过共青团九大。”他还说:“正是听说你在三明,我才赶来看你。”

胡耀邦在三明住了一天,专程视察了三明的龙头企业———三明钢铁厂。许集美向胡耀邦汇报说,三明地区在“大跃进”运动中,靠大跃进的时间和速度,上马了这座中型钢铁厂,连同重型机械厂、三明化肥厂,形成三大骨干企业,加上其他配套工厂,使得三明从以前仅三四千人的小镇一跃成为十万人口的城市。胡耀邦听后十分高兴。

胡耀邦兴致勃勃地参观了三明钢铁厂厂区,观看了正在冶炼的高炉,详细询问了钢铁厂的年产量以及工人们的生产生活等情况。他对工人们说:“创业是艰辛的,现在我们国家还很落后,工业基础还很薄弱,福建省对敌斗争任务艰巨,钢铁厂现在的规模还太小,需要生产更多的钢,才能满足大规模建设以及战备的需要,希望就在你们青年人身上。”

第二天,许集美陪同胡耀邦前往龙岩,参观了位于上杭的古田会议纪念馆。

古田会议召开时,胡耀邦还只是一个“红小鬼”,没能参加会议,但张际春亲历过古田会议,于是,在纪念馆里为胡耀邦当起了临时“解说员”。他们两人仔细观看纪念馆内收藏的文物,辨认着挂在墙壁上的毛泽东、朱德、陈毅等领导同志的照片。在古田会议旧址,胡耀邦还询问了毛泽东等人当年召开会议时的情景。旧址内桌椅上标识的会议参加者的姓名,也让他们两人议论了很久。

参观结束后,胡耀邦对许集美说,自己虽然没能参加古田会议,但是,在红军长征路途中,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,他经常学习古田会议决议,感到每学一次会议的决议,都会有新的收获。他还说,要重视对古田会议这段历史的研究,没有古田会议,就没有新式的人民子弟兵,没有好的人民军队,就没有新中国。

因工作的需要,胡耀邦从龙岩直接返回了北京。(福建党史月刊)

[责任编辑:卢侨生]

参与评论